巴基斯坦能源產業發展現狀與展望

發布時間: 2019-12-27   來源:能源雜志  作者:焦敬平 李佳穎

 

  長期以來,能源短缺嚴重制約巴基斯坦經濟的穩定增長,政府的能源政策和中巴能源合作緩解了能源短缺狀況。在政治、經濟、社會、對外合作方面,巴基斯坦能源產業的現在和未來又如何?

  巴基斯坦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合作伙伴,中巴兩國于2013年正式啟動“中巴經濟走廊(CPEC)”建設,并形成瓜達爾港、基礎設施、能源貿易、產業合作為主要內容的CPEC合作框架。

  能源作為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重要物質基礎,已成為制約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巴基斯坦長期以來的能源短缺嚴重制約了本國經濟的穩定增長,巴基斯坦政府近年來的能源政策和中巴能源合作在緩解能源短缺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本文將從政治、經濟、社會、對外合作四個方面對巴基斯坦能源產業進行簡要分析。

  政治系統穩定性與能源政策

  巴基斯坦在大選后短期政局基本穩定,但是穩定性依然脆弱,主要受到以下因素沖擊:(1)恐怖主義與分離主義的威脅依然較高;(2)省份間的發展差異和競爭為動亂埋下隱患;(3)前總統、穆盟領袖涉腐接連被捕引發民眾抗議。

  總體而言,局部政治不穩定仍然是巴基斯坦政治系統近期的主要特征。政治系統不穩定、稅收政策不透明、法制不健全等因素一定程度上阻礙了資本的流入。

  在能源政策方面,巴基斯坦政府通過政策引導來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生產和消費中的比重。

  2019年巴基斯坦國家電網公司(NTDC)已向國家電力監管局(NEPRA)提交指示性發電容量擴展計劃(IGCEP)提案,提出能源結構調整將是解決巴基斯坦能源短缺問題的有效路徑。

  政府通過加強天然氣生產和進口天然氣的政策,以滿足巴國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此外,為促進天然氣工業的可持續發展,政府已批準對天然氣基礎設施建設實行零稅率的財政激勵措施,僅對其征收5%的銷售稅。

  巴基斯坦政府定義的再生能源項目為風電、光伏和生物質能源三項,并在2011年發布的《替代和可再生能源政策》修訂版中提出,巴基斯坦要在2030年實現總能源需求中再生能源占5%的目標。

  2019年1月29日,巴基斯坦政府已提議取消與本國太陽能和風能設備制造相關的稅收,鼓勵可再生能源的生產和利用,幫助緩解國內電力短缺;該項政策落地后預計可以使巴基斯坦本國的可再生能源制造商和裝配商被免征稅收五年。

  在招商引資政策方面,全國性政策主要有《2013年巴基斯坦投資政策》,該政策主要從提高投資者便利度、投資保護、去除監管障礙等方面改善營商環境,吸引外資流入。除全國性政策外,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旁遮普省和信德省還設有投資管理結構,為省內企業提供減稅、融資等優惠政策。

  巴基斯坦特殊經濟區和出口加工區在稅收、外匯管制、基礎設施等方面為能源、基礎設施、電子和信息等產業提供了一系列靈活的政策。巴基斯坦設有卡拉奇(Karachi)、錫亞科特(Sialkot)、里薩爾普(Risalpur)、山達克(Saindak)、杜達(Dudda)、古杰蘭瓦拉(Gujranwala)等出口加工區,旨在鼓勵企業充分利用當地的原材料和勞動力資源。巴基斯坦還設有海爾-魯巴經濟區和瓜達爾港自由區等對外貿易和產業集聚區。

  宏觀經濟環境與能源生產消費

  由于結構性問題、穩定性問題和早期經濟發展戰略失誤,巴基斯坦宏觀經濟自獨立以來一直經歷著較為頻繁的周期輪轉,經濟發展整體呈現出波動性增長的態勢。2018年巴基斯坦GDP為3125.70億美元,同比增長5.23%,人均GDP為1472.89美元,近五年平均GDP增速達到4.7%,但是仍然沒有實現國家“十一五”計劃的目標增速。

  在產業結構方面,2018年巴基斯坦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分別為23%、20%和57%。巴基斯坦工業基礎相對薄弱,制造業是主要的工業部門之一,在巴基斯坦國民經濟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對巴國的GDP貢獻率近十年來基本都維持在13.5%-13.8%。

  在物價水平方面,巴基斯坦CPI通貨膨脹率在2015年僅有2.53%,巴基斯坦總需求和國內征收等指標也處于低位,表明了經濟發展進入低迷期。此后,受能源價格上漲、盧比貶值的影響,該國的CPI通貨膨脹率在2018/19財年上升至7.34%,通貨膨脹問題嚴重。

  在能源生產消費方面,巴基斯坦油氣資源相對貧瘠,可再生能源資源豐富。巴基斯坦能源消費以石油和天然氣為主,天然氣、石油、煤炭、水電在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分別占比44%、29%、14%和9%。巴基斯坦境內油氣資源不能滿足經濟發展需求,一次能源供應與需求缺口較大,能源供應高度依賴進口。

  巴基斯坦發電裝機目前主要來自于化石燃料和水電,且發電成本較高。近年來水電和天然氣發電進入平臺期,燃油發電與核電發展較快,而風能發電剛開始起步。2018年巴基斯坦發電量為140.6太瓦時,與2017年相比增長了11.1%。但是巴基斯坦電力發展仍然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巴基斯坦輸電網主要由國有企業國家電網公司(NTDC)壟斷。由于設備老舊、技術落后,2013年巴基斯坦輸配電線損率達到17%,與其他國家相比,處于較高水平。

  人口紅利與勞動參與

  根據2019年的最新人口普查統計,巴基斯坦現有2.04億人口,人口增長率為1.88%,0-14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為34.67%,15-64歲人口占總人口的60.83%,人口的年齡中位數為22.7歲。這意味著巴基斯坦在未來較長時期內將享有可觀的人口紅利,豐富的廉價勞動力將為經濟增長提供充足的勞動力供給。

  巴基斯坦勞動力總量逐年增長,2018年勞動力人口達到7391萬人,比上一年增長181萬人;2009-2018年,巴基斯坦勞動參與率(經濟活動人口占15歲及以上總人口的比重)穩定在51%左右,勞動力資源得到了充分利用。在就業人口產業分布方面,農業部門和制造業部門占據主導地位,其中農業部門就業人口占42.27%,制造業就業人口占15.53%。

  巴基斯坦失業率波動較大,2010年失業率降到最低值0.65%,2011年起失業率波動上升。近年來巴基斯坦失業率保持在4%左右,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就業已經成為巴基斯坦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根據巴國計劃發展部數據,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已經為巴基斯坦創造了3.8萬個就業機會,其中巴基斯坦本土勞動力占75%。

  能源貿易與能源合作項目

  在能源貿易方面,巴基斯坦2017/18財年能源產品進口金額為608.6億美元,占總進口金額的比例增至23.7%;上一財年能源進口為529億美元,占比20.64%。其中,巴基斯坦原油進口金額和數量分別為42.2億美元和104萬噸,同比增長66%和29%。煉化石油產品進口74.7億美元,增長9%,進口量152.2萬噸,下降8%。隨著本國制造業產能擴張,巴基斯坦對于原油和煉化石油產品的需求也會逐年增長。

  在能源投資方面,巴基斯坦外國直接投資(FDI)凈流入大多投向能源領域。雖然南亞地區的FDI在2017年度出現下滑趨勢,但是巴基斯坦受益于中巴經濟走廊的合作框架,2017年FDI凈流入高達28億美元,與上一年相比增長了1億美元。其中,能源領域的FDI凈流入為8.85億美元,占巴基斯坦FDI凈流入的31.86%,與上一年相比增長26.43%。

  在能源項目方面,中巴經濟走廊(CPEC)提供了三類能源合作項目,即能源優先項目、積極推動項目和潛在發展項目,以能源優先項目為主體。其中,能源優先項目包括6個裝機容量為1320MW的燃煤電廠;其他能源合作項目還包括三峽第一風電場50MW風電項目、中國電建達沃風電項目、中國電建水電六局納塔爾三期水電站項目、三峽集團卡羅特水電站項目、中國電建德爾貝拉水電站項目等可再生能源項目。

  CPEC能源合作項目主要集中在增加裝機容量方面,其中煤電是新增裝機容量的主體,在建/計劃建設的電力裝機有助于彌補巴基斯坦巨大的電力缺口。目前,巴基斯坦面臨嚴重的電力三角債問題,由于財政補貼未能及時到位,購電方無法向發電商支付電費補貼,因此CPEC能源合作項目存在較高的電費回收風險。

  在可再生能源成本具有競爭力的情況下,CPEC能源合作項目中依然包括了9.54GW的煤電項目??紤]到現階段的資源稟賦和比較優勢,這些能源項目的技術選擇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由于煤電項目周期過長,該技術選擇有可能限制其他低排放技術的廣泛應用,影響到巴基斯坦低碳轉型的進程。

      關鍵詞: 能源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70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400-007-1585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86
865棋牌官网下载